新闻中心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新闻信息» 【暑期社会实践】建筑学院赴延庆井庄镇展开“秀美乡村,成风化人”社会实践活动之——入户访谈

【暑期社会实践】建筑学院赴延庆井庄镇展开“秀美乡村,成风化人”社会实践活动之——入户访谈

 

  

 

  7月26日,社会实践团全体成员在村干部的带领下,在柳沟村村内进行了入户采访,通过简单的沟通,团员们对村庄历史及发展状况和村内文化及设施建设的情况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一)

  团员们首先来到一名村干部的家中,和大多数这里的村民一样,也经营着民宿,在采访中了解到,这里开始于2004年,至今已经经营了13年。

  作为村干部,村子里这些年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也看在眼里,说起来头头是道。柳沟村2002年开始发展,村子由贫困逐渐走向富裕,主要生活方式也从种地转为开农家院。

  游客来到这里主要为了豆腐宴,因为村中景点较少。他表示,以后要维护村子中的遗址和古建筑,并继续维修村中的道路,为村民和游客谋更多的福利。

 

  

 

  

 

  

 

 

  (二)

  随后,团员们来到了一家生意十分兴隆的民俗饭庄。老板很热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是一家开了13年,算是村子里较早的一家农家院。随着农家院规模一点点扩大,一家人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节假日时游客较多,但平时也能保证每天20桌左右的好生意。

  除了家人外,还在外村雇了5个人一起干活。出售产品里的豆腐、豆花、豆浆由别家做好送来,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小产业链。老板打算以后将农家院扩建成二层小楼,楼上提供住宿,楼下提供饮食,为了满足游客的需求,明年就准备开工。

  在谈到如何面对竞争,面对逐渐开起来的同类饭庄,老板娘乐开了花,他说到,和别家比起来,这家农家院的饭菜更新鲜。因为饭菜都是现做的,比如饺子等,都是大家早起新做的,不是晚上做好了冻在冰箱里的。所以虽然房子条件较差,还是有很多回头客,当然,也得益于位置较好,紧靠马路。

  老板的家里同时也在种地。14亩地钟上了玉米,留着做豆腐宴用,剩下的自己吃或者卖钱,也是种节省成本的好方式。

 

  

 

  

 

 

  (三)

  团员们采访的第三家是一个经营7年民俗院,房屋经过改建,客人挺多,生意还可以,也是主打豆腐宴,豆腐都来自专门的豆腐店,也有烧烤项目可选择,村中各户依然有地,以种植玉米为主。可能由于经营时间相对较短,生意没有上一家开了十年以上的老店兴隆,但从老板的朴实面容,热情款待上来讲,这里的民风淳朴,无论来到哪一家,都会吃到正宗的豆腐宴,感受到农村特有的亲切与朴实和珍贵的安静。

 

  

 

  

 

 

  (四)

  最后的调研对象,只招待团员们住宿的民宿老板,家院经营14年,是第一批开农家院的的成员之一,包括老院和新院两个部分,新院主要是住宿,老院主要是吃饭。

  在问到开设农家院的想法从何而来时,老板十分感谢镇、县政府扶持开发旅游业,没有政府的帮助民宿旅游就不会做到现在那么大。

  在谈到豆腐宴的发展上,老板很自豪的讲:2003年农家院发展之初,菜品还都是普通的农家菜。后来因为柳沟豆腐比较好吃(主要是因为井水好),政府商议后决定以豆腐作为村庄特色加以发展。经过去河北调研学习,发现了火盆与豆腐可以结合,后发展出了火盆锅豆腐宴。经过多年发展,柳沟豆腐宴逐渐形成品牌,甚至有国外的游客慕名而来。

  目前村中情况大约有400户,持有农家乐营业执照的有130户左右,天天有客人的农家乐大概有20-30家,所以村中大部分住户还是以种地和外出打工为主要收入来源。

  同时老板也谈到了几点担忧:附近景点较少,旅游项目的开发较少,游客来到这里除了品尝豆腐宴并没有什么其他可玩的项目。所以希望政府有关部门和村领导能够将村里的历史文化发掘,在不破坏的前提下合理开发,能够在未来打造出一个吃、住、游一体化的民俗旅游生态村。

 

  

 

  

 

  

 

 

  (五)

  第二天清晨五点,实践团成员来到当地一家做豆腐的老作坊。走进作坊,浓浓的豆香扑面而来,一个老师傅拿着瓢舀着锅里即将沸腾的豆浆。在我们来之前,老师傅已经磨好了豆子,榨成了豆浆,大锅熬制。经过了二十多分钟的高温,下一步就是筛豆渣,经过白色纱布的过滤,醇香的豆浆就可以喝了。接下来便是酸水点豆腐的关键步骤了。柳沟的豆腐之所以驰名中外,秘密就在这酸水上,不同于含有添加剂的卤水,这里所用的酸水完完全全由之前的豆汁发酵而成,无添加,纯天然。一勺酸水混着豆浆慢慢混合,重复添加两桶酸水,直到锅中的豆浆渐渐抱团凝固。不一会儿,豆浆和豆腐之间的半成品就是豆花了,老师傅热情地请我们尝了尝,鲜嫩无比,入口即化。最后,便是要把豆汁抽出留作酸水发酵备用,将半凝固状态的豆腐舀出放入容器定型。

  我们了解到,老师傅做了三十多年豆腐,从父辈那里传下来的手艺再加上自己的研究和改良,现在可以做出豆浆,豆花,豆腐,混合各色蔬菜汁的五彩豆腐......但这样的老手艺面临着失传,年轻一辈不愿学习,不能传给自家的下一代,是老师傅最可惜的事。不过老师傅说,他收了很多徒弟,甚至还有从吉林远道而来老奶奶。

 

  

 

  

 

  

  

  

  

  

  供稿:黄庭晚 张天爱 闫梦瑶 齐超杰

  审核:王秉楠

  摄像&录像:王轶菲 齐超杰

  采访:谢佳羽 梁瑞超